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深圳近年电梯事故频发 市场恶性竞争致产品低劣

分享到: 更多
因为使用期限长,加之市场的无序,深圳电梯事故近年频频发生,据业内人士称,市场恶性竞争带来最直接的后果便是电梯质量的下降,安全隐患的增加。

深圳近年电梯事故频发 市场恶性竞争致产品低劣

伴随着深圳告诉发展的30年,将这座城市与当年小渔村区分开来的高楼大厦,也正经历着30年后“老龄化”的痛。因为使用期限长,加之市场的无序,深圳电梯事故近年频频发生,电梯安全正在考验着这个城市。

日前,深圳 “业主论坛”也召开了主题为“电梯安全困局突围”的专题研讨会,邀请了政府主管部门、各行业的专家和业主代表,专门就电梯安全困局的根源、如何破局进行讨论。

然而无论是个人还是部门,对于深圳目前电梯困局的破解,都认为未来任重而道远。

“要说掏钱换电梯就找不到业主人了”

从深圳女护士被夹死事件,到去年10月11人被困电梯挖洞脱险,深圳近年来电梯事故可谓不断,尤其在2013年,电梯事故更是集中爆发。

电梯作为特殊的交通工具,使用年限的问题自然存在,而一旦到了期限。电梯如何更换则成了业主共同关系的大问题。

在深圳友谊大厦,这座已经有30岁高龄的楼房,电梯更新的工作从2013年就已经开始,但直到现在却仍未完成。“业主大都在国外,要说换电梯大家都同意,要说掏钱就找不到人了。”作为住在友谊大厦的周先生,电梯的问题已经困扰了他多年,但他也认识到电梯问题迟迟不能推进,钱的问题是关键。

早在2010年,负责友谊大厦物业管理的深圳市物业管理公司就开始向街道办、业主提出更新的建议,并成功争取到了政府和电梯厂商对电梯更新各自30%的补贴,等于说业主只需要承担40%的更新费用。

然而,记者从友谊大厦物业管理处也了解到,今年1月份以来,友谊大厦开始向业主收取更换电梯的钱,到现在只有65%的业主交钱,很难达到百分之百。

“目前友谊大厦面临的困难是租客多、业主少,租客不愿意出钱换梯,业主长期居住海外难以联系,而有的业主只同意换电梯不愿意掏钱,无法达到法律规定的三分之二人数。”

作为30年的老电梯,友谊大厦已经到了电梯不得不更新替换的阶段,而对于深圳另外一些年轻的小区,电梯的问题同样在困扰着他们。在去年发生的11人被困电梯近两小时挖洞脱险的电梯事故里,该小区开盘至今还不超过三年,电梯的问题同样存在。

电梯事故频发,电梯安全问题的根源又在哪?

生产、安装、维保,电梯问题的一路

从电梯制作环节,到安装和最后的持续维保,任何疏忽都有可能导致悲剧的发生。

“电梯不是一个出厂成品,他是一个散件,需要到楼宇去安装,安装完验收合格了,它才是一个产品,这个产品要一直用下去,还要不断进行保养维修。”中航电梯公司余光胜解释到:“从生产的质量,安装的质量到维保的质量,任何一个环节都在影响着电梯的安全。” 然而从余光胜得出的数据来看,电梯在制造、安装和维保市场这么多年来的恶性竞争,已经让无辜的人为此买单。

“早在多年前,买一台电梯需要花费七、八十万,现在只需要二、三十万。整个物价在上涨,成本在提高,电梯价格不升反降,怎样提高质量?”余光胜对电梯质量的反问 ,也道出了在制作过程中材料成本的不断压缩,正严重影响到电梯的安全。

在安装环节上,这个在专业电梯公司人员看来都是极其精密的环节,也由早期的三个月安装时间,降到现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

时间成本的压缩加上材料成本的压缩,让电梯的安全看上去显得更为扑朔离迷。

而在电梯的维保市场,来自市场的恶性竞争让这个行业呈现出更加无序的状态。据南天一花园业委会主任范国振的调查,2002年一台维保费用是2000元/月、1800元/月、1500元/月;现在400元、500元,甚至有200元的维保费用。深圳11万台电梯,有300多家维保企业争抢市场,有的电梯公司只有两三个人、三四个人,挂靠在一个电梯公司就去维修。

这个数据也得到了中航电梯公司余光胜的确认,在他看来,市场恶性竞争带来最直接的后果便是电梯质量的下降,安全隐患的增加。

电梯更换:困局谁来破解?责任谁来承担?

除了在电梯本身所出现的问题,电梯问题的权责双方一样是困扰着电梯安全推进问题的一大症结所在。

物业公司、开发商、政府、电梯生产商、安装公司及维保公司。围绕着电梯事故这条线上的各方责任主体交织不清,而一旦发生事故,电梯的使用者,也就是业主则可能成为这条线上的唯一受害者。

“业主作为电梯的所有人和使用人,而物业企业成为电梯管理服务的主导者,选择电梯维保公司,决定维保费用。若电梯发生事故首先是追查维保单位和制造商的责任,而物业企业最严重的只不过是监管不力,可能被辞退而已。”

在南天一业委会主任范国振看来,辞退责任物业,换新物业企业的结果,可能只是意味着电梯事故的历史重演而已。

物业协会的副会长曾滔对于该问题也一直存在困扰,在其看来,对于深圳大部分小型物业公司来说,让他们负责电梯的安全事故有点强人所难,甚至可能因为负责一起事故直接破产。

而在小区公共问题产生的时候,又该由谁来主导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赵广群告诉记者,在深圳,70%的小区没有业委会,小区出现问题,没有业委会、没有业主的组织怎么推动这个事情?靠单个的业主是不可能的。还有相关的责任主体,除了业主的组织,政府的主管部门,实际管理的物业等,他们在里面的作用怎么发挥,怎么协调?

电梯困局如何破解

关键词:专项资金、准入门槛、明确权责、法律到位

 

设立电梯安全事故专项资金

深圳市物业管理协会会长曹阳认为,政府在电梯管理上要进行高层次的设计,从制度设计上去完善现有的电梯设备管理上的不足。

另外一块是从我们现有的业主产权、业主权益,但是在政府管理的专项维修基金上要进行研究,把专项维修基金能充分利用起来。同时政府还应该建立关于电梯的专项资金,在电梯这种特殊的设备,出了一些意外的情况时,政府会有普惠性的措施在里面给予帮扶。

推进立法完善,明确电梯困局的权责

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深圳业主自治专家顾问团主办律师赵广群介绍,深圳电梯安全的困局应主要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困局谁来主导,二是电梯的更新改造的资金来源。

赵广群律师认为,电梯从出厂到进入楼宇使用,中间环节复杂,相对于多数没有业主组织的单个业主而言,要维权是十分艰难的,所以就涉及明确权责和主体的法律问题,也就是需要推进立法完善。电梯困局其实也是一个社会问题,需要全社会共同关注、共同推进、共同监督。

发挥市场配置作用解决电梯困局

深圳业主论坛召集人张红喜认为,突破电梯困局,完全由政府补贴很难解决,有很多案例可以说明,业主当家做主、真正成为甲方和物业公司平等谈判,电梯困局也能突破。这给我们一个启发:社区问题应该让业主真正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业主有很多智慧可以解决社区里的问题。

张红喜说,政府和社会,应该帮助、支持业主自治的发展,尤其是业主组织的培育和自治能力的提升。因为社区不仅仅面临电梯一个困局,还有消防安全、管网、楼宇维护等各种问题存在,最终需要依赖业主组织去推进和解决。

提高电梯相关行业准入门槛

深圳市物业管理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曾滔认为,当我们讨论电梯责任首责归谁时,必须有一个前提:源头企业必须要规范,必须提高市场的准入门槛。管理单位在目前这种电梯市场比较混乱的情况下,增加对电梯的维保投入主观能动性不高。

曾滔建议,电梯困局如何突破,首先是要降低电梯公共责任险的价格;二是实现电梯维护费用单列,让监管透明;三是政府的补贴扩大到电梯大修,降低安全隐患;四是政府对电梯有更好的准入机制;五是大力推行物业服务企业酬金制。

法律要有细则,执法须到位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介绍,电梯是现代化的工具,深圳楼多电梯多,这是经济发达的表现。但是这些年走过来以后,这些老龄化的电梯显现出很多问题,应该从各个层面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是立法,法律必须有严格的标准和执行细则做支撑;其次,执法必须有力、到位。

我们把权责和主体一定要弄清楚,电梯涉及到设计制造单位,采购单位,业主、使用单位、维保单位等,所有的这些相关方实际上在法律框架都是民事合同关系,如果我们仅仅作为民事合同关系处理很麻烦,和每一方都有民事关系在,如果出了问题,要一项一项处理,一项一项履行责任是很难的,权责这一块一定要弄清楚。要弄清楚怎么办呢?

首先我们要推动立法的完善,这一块实际上在法律上讲,目前存在很多不明确的地方,这一次深圳市有物业管理条例的修改,目前还没有进展,实际上也是我们要去做的。这个事情的推动可能要靠媒体朋友和社会力量一起推动。

相关链接:

深圳近年电梯事故频发

2014年9月26日:龙华新区田背花园C栋发生一起电梯事故,一名90后女子从11楼坠入电梯井,重重地摔在停靠于4楼的电梯厢顶部,身受重伤,全身多处严重骨折。

2013年8月6日:宝安区新安街道融景园小区一电梯发生故障。原本上行的电梯从21楼突然坠下,在四五楼间停下,11人受困近一个小时后被救出,多人受伤。经查,电梯故障的主要原因是制动器的制动不足和平衡系数过小。

2013年5月15日,罗湖区长虹大厦医用电梯失控,一名实习女护士遭电梯夹头身亡。调查组调查认定,电梯保养单位伟达公司维保人员在维保中保养不到位,电梯维修工被判11个月。

2013年4月17日:龙华新区书香小学600余名学生前往东门迪可可儿童体验乐园参加拓展训练返回途中,一批学生乘坐扶手电梯时,因走在最前面学生下到电梯末端弯腰绑鞋带时摔倒,致使后面的学生因惯性导致重心不稳,向前摔倒,9名学生1名导游受伤。